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濃得化不開的情        深深梗在心頭

多少回憶的碎片    拼湊著每日每夜的生活

我伸出我的手        就為了緊緊把你握在手中

你是我的大西瓜    我是你的臭猴子

西瓜還沒注意到猴子的憂愁

mayf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18 Wed 2007 02:54
  • 成長

突然有種不得已的想法出現在我腦海中,這幾天不知道是因為疲憊過了頭,還是另有原因,我覺得我又開始走著回頭路了,而說到的"不得已就像是只剩下這方向的道路可以給我走,我沒有選擇的餘地。在幽暗又繁亂的房間裡,我根本沒辦法理出個頭緒來,本來已經調適好的心情,似乎又破功了,我真的是三心二意的傢伙。

有時候,我以為出現的那一點點契機,會是另外一個快樂的開始,後來才發覺原來只是自己的多心,羞愧跟自作多情的情緒溢滿出來,我還是這麼學不乖嗎?過去的事情我是真的記不太起來,有心遺忘,何必再故意去挖掘它呢?但是教訓卻是深埋在我心中,我是膽怯也是無法承受的,就像那輕薄的殼般,一捏便碎了一地,最後在那留下一攤抹不去的痕跡。

有時候覺得自己一點都不像個好人,心裡有許多污穢的想法,雖然沒有付諸實行,但是心中所產生的念頭卻不能稱之為善類,我懷疑世界上真的有心地很漂亮的人的存在嗎?看看別人所說的條件,要心地善良,怎樣才叫做善良?我真的非常想了解,人類真的沒有所謂的私心嗎?

不知從哪裡看到的例子,有兩個病人,一個是80多歲的老頭,一個是5歲的小女孩,兩個人同時要換心,但是心臟只有一顆,那要給老頭還是給小女孩呢?是不是覺得小女孩好起來的話,會比老頭活的更長久?而老頭就算好起來,也活不了幾年,所以把心給小女孩才對?誰說一定要拿壽命長短來比較的?如果今天心給了小女孩,結果在手術時又因為其他的併發症發作而死掉呢?

有時候眼裡看到的,真的是要很有智慧才能了解真正的真相,而我還不夠,我看事情只能看膚淺面,又加上歷練不夠多,所以想法天真的讓人發噱,但是有太多不解的問題纏繞著,而這些沒有解答的東西,讓我只會更加疑惑,我以為我會成長的更快,現在看來,小樹苗依舊還需要更多的淬煉,畢竟變成大樹還是需要時間的。

mayf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早睡到9多,就被電話叫了起來,接下來就毫無睡意,想說難得假日再來練功好了,昨天跑去榮炎玩,打了制服,= =但是居然鑑定到兩件濫屬性,差點沒吐血死,所以繼續昨晚的奮戰。但是不幸的事發生了,我開了菜鳥的電腦,發現他電腦居然連不上網路,前後試了2個小時,真的無法連上線,於是想說乾脆來幫他重灌電腦好了,於是關掉自己的電腦,拔下DVD燒錄機換到他的電腦上,但是自己的電腦重新開機後,ˋˊ也不能上網了,我整個無言到。
        接下來一整天就耗在邊幫他重灌電腦,邊修看看網路問題,我只能說唸資管的真的對硬體很不行,我除了弄弄電腦的設定外,根本無法再做其他的事,雖然後來我還是覺得是數據機的問題,但是打去中華電信他也只說了這兩天找人來看,沒有了網路,整個不知道要做啥
        這幾次上補習班的課程,上到了網路跟計算機概論這兩科,學了不少網路的架構,但是運用在實務上,我還是不了解他所組成的內容,我覺得網路真的很抽象,雖然知道了它傳輸資料的形式,但是不知道該怎樣去調整他傳輸的速度之類的,我認為既然學到了這樣東西,似乎應該更去深入的研究才對,但是看到課本上的內容,研究所的考試似乎只在乎你懂不懂那些縮寫所代表的意思,所以我已經可以預料到接下來要拿小卡片背縮寫了。
        這禮拜是我度過最累的禮拜,星期一到星期日都去補習班報到,回到家都11點了,如果沒調課的話,接下來也是這樣天天上課的,= =出去玩也不用想了,老實說過了1/4的暑假了,我也不知道要玩什麼,而且時間跟人又不好約,所以我又開始放任自己沉淪在遊戲裡了,畢竟遊戲不花錢,也不需要跟人約好,整個很方便,玩到要上課的時間,拿個背包就出門了。雖然還是覺得很空虛寂寞,但那又能怎樣呢,所以乖吧…。


mayf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補習回來的路上,看到了許多事情,讓我心裡特別有想法。台北火車站的補習街,從我高中開始,那邊就是我最熟悉的地方了,就像其他跟我一樣天天都要補到晚上10點多的人,我們為的也只是一所好學校保證。

每次搭捷運到台北火車站,下車後,必須行經地下街,後來才從新光三越的出口出來,在那段路上,常常見到很多人在那邊發傳單跟填調查表,我每次行經都是拒拿或拒寫,因為補習快遲到了,沒時間停下來做任何事。到了補習結束後,我又從相同的路走回到捷運站,這時候路上的景象就不太一樣了。

昨晚,行經麥當勞旁的馬路,多的是跟我一樣剛下課的同學,大家把麥當勞前佔得滿滿的,還有個交警阿姨在指揮,那邊的路口因為沒紅綠燈,看起來特別可怕,因為總是一堆需要左轉的車子從這方向駛過來。那個交警阿姨不斷的比著手勢疏通車子,對著馬路對面的學生比了個暫停手勢,也不知道是現在的學生看不懂手勢還是怎樣,一個女生看到了手勢,馬上就一馬當先的就開始衝了過去,那個交警阿姨好像也嚇到了,後來看著一大群學生跟著一起過馬路,也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走到對面的新光三越旁,這時候我又看到了一個讓我嚇一跳的情況,在人行道上多了個頭髮白禿的伯伯,之前晚上都沒見過的,我看他前面擺了個牛奶罐,有個媽媽正在挑著零錢要丟給他,當那清脆的硬幣聲敲擊到牛奶罐的那一剎那,好像整條街都聽到了,而那伯伯慢慢的對那個媽媽叩了個頭,當我看到那個伯伯對媽媽跪叩的時候,我的心裡有點酸酸的、也有點氣憤,我心裡想著為什麼世界上還存在這種事,那種卑微的感覺讓人相當難受,一方面想的是那伯伯的家人為啥會讓他一人在街頭流落,當然我也知道我只能看著,我無法做任何事情。

後來又走下了捷運出口的地下道,又見到了每晚都會出現在樓梯空地的一位沒了雙手的叔叔,他的面前擺了口香糖、玉蘭花跟其他販賣品,而他只剩半節的雙肢拿著口琴,吹著不成調的音樂,我每晚經過都能看到他。老實說,我從沒買過任何口香糖或是玉蘭花,一來那些都不是我需要的,二來是因為走出捷運站後,你能見到多少需要幫忙的人,光是走在街上,你就能看到最少兩個老婆婆在賣口香糖,難道能一個接著一個幫忙嗎,我想我目前沒有經濟能力還做不到。

mayf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算結束了一天的課程,晚上上課實在讓人疲憊加倍,還是中午上課下午回家的模式比較好一點,可惜明天開始星期135要開始嚴格的煎熬了,一次要上兩科,這還真的是漸進式的荼毒阿,然後10號開始則是活生生的一到五天天上兩科,我想我還是改在星期日上一科,這樣星期24還可以喘口氣。整個腦子開始了很多盤算,也是該準備計畫表的時候了,該做的事情遲早都要做的,而且遊戲也玩到快膩了,剛好可以趁機多做點別的事情。
        最近聽到很多有道理的話,都是從補習班老師那邊聽來的,只能說現在的名師除了要很會教學,還要很會搞笑和喇賽,不然學生都是一片倒。那個老師說,出去工作時或面對教授的問話,他問你會什麼,通常大學生會回答「我都會」;而碩士出身則是會回答「某些有接觸過,不過不是很熟」;而博士則會回答「我什麼都不會」,剛開始聽到的時候覺得滿有趣,而且也很有道理。以前我也以為我都會,若是不會也可以學習,但是現在想想好像真的沒那麼簡單,我懂得只是一些皮毛,基本上上不了檯面,但是我當時卻相當驕傲,現在比較成熟一點了,知道自己的限度,所以不敢說自己什麼都會,只能用很不確定性的口吻跟人家說著。
        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想找到一個十分確定自己未來目標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大家都是一樣迷惘,未來就像是一堆不確定性的元素組成的,有時候就在那一念之間整個大翻盤,只是做什麼事情真的是必須有勇氣下定決心的,因為時間不斷的在流逝,想在那個點選擇出對自己好也對未來好的方向是很不容易的,只希望也只能祝福著,願可以多一點勇氣,加油吧。

 

 

mayf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晚總算把電腦整個重新翻新完成,看到希望帳號被強登,嚇了一大跳,想說該不會電腦裡真的有病毒吧,所以趁機把電腦再重灌一次,整整花了我一個下午,差點趕不上補習。

最近上補習班課已經有比較好一點了,反正體驗了那麼多堂課的心得就是它永遠不會準時下課,難怪老師會說,教到他覺得爽為止,老師爽學生是很不爽的,所以看到我們這群下面的學生每個人常把手機拿出來看一看時間就覺得好玩,這群人是將來要跟我一起競爭的對手,黑壓壓的一片,整個想來就可怕。

現在我習慣放空,搭捷運到補習班有整整4個站可以讓我放空,然後排隊等搭電梯也可以放空,上課我是不敢放空啦,我不想浪費那兩萬塊,但是下了課我還是繼續放空。為什麼要放空呢?因為我發現今天才4號,所以整個暑假還有2個月又六天。為啥要算的這麼詳細,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時間過的好慢,然後我還有整整68天的課要上,六日除外的話,平均一天要上兩堂課,加起來一天有7~8個小時都花在上面,看到這個數字,誰能不心涼呢?

最近我又想到專題的網站,現在都還沒開始動工呢,雖然腦子裡已經有架構了,但是找不到時間來弄一弄,我把時間都花在希望跟補習上面了,菜鳥還鼓吹我回楓谷幫忙打楓武,想不出哪裡有時間讓我搞這麼多事,但是心裡又覺得極度無聊,因為都不是自己想做的事,只是退而求其次打發時間罷了。

到底什麼時候我才能真正搞清楚我要做的是什麼事呢?

mayf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又是個打保齡球的星期天,約了小胖跟熊和菜鳥的朋友們一起PK,所以今天我六點半就起床了,不知啥時把手機的鬧鈴設成六點半,起床之後就直接乖乖的醒來了。早上7點多菜鳥先去買局,可是等到小胖都到了時,居然還不能開打,連絡熊又都語音(= =”我能體會熊聯絡不到我的心情了),所以我跟小胖只好先坐在裡面等時間,後來好不容易終於連絡到熊,可是卻忘記叫他帶相機,小胖很期待把他的美麗姿勢拍下來的說,他想帶回家replay好幾次(自戀…)。好不容易到了下午1點多總算換我們打了。

打的過程就不想說了,除了差點要請客外,我只能說我越打越爛了,ˊˋ看樣子我的腿真的太肥了,所以打沒多久就開始有酸痛的現象。後來我還一直鼓吹熊留下來打完全部,他真的是太給面子了,還有小胖也很乖,等打完10局才回家,不然留下那些局數,真不知道該怎處理。後來熊就直接趕去赴朋友的約會(真好我也想玩),我就再把小胖載到火車站坐車,可憐的小胖,每次出門都遇到下雨,害他又穿輕便雨衣,希望別感冒了才好。

回到家後,我又開著希望無聊的玩著,然後腦子裡又開始想明天的課,真想拿頭去撞牆,明明就還是明天的事情,我幹嘛現在就在煩惱,而且就算再煩惱,明天還是會到來,我還是必須乖乖的去補習班阿(想到是2萬多塊的補習費,連翹都不敢翹)。突然好懷念大家,我看我是天天都在想大家吧,今年的暑假特別寂寞,平時做的事情都分外的讓人懷念,不管是一起外出吃午餐、還是在地下餐廳一起喇賽、或是在豬房間一起玩牌(= =”現在的房間應該擠不下了),還有打羽毛球,還有一起上課(突然覺得學校裡的老師都好可愛,包括阿邱,><</font>我寧願上她的課)

唉,這樣子的過渡期要多久,我好像看到以前高三生的自己,對前途迷網不已,還在思考一些自己無法掌握的事情,我覺得我的人生課題應該學會該怎樣放鬆自己的思考,還有不要太杞人憂天,想太多會白頭的,雖然我現在有頭烏溜溜的長髮(炫耀),但是不想太早少年白。我想我該找個開朗的人,多多親近,說不定會比較開心,畢竟我真的太悲觀又太愛哭腰了,需要有人幫我帶離這種情緒,希望總有一天會出現這樣子的人阿阿阿阿阿….


mayf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