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本來預計要把專題整個完成的,但是身體從早上不舒服到現在,一定是在板橋吹太多冷氣了,所以不停的流鼻涕跟打噴嚏,加上又給它來個28天,筋疲力竭大概也就是這樣了吧,所以專題可不可以在今晚完成呢?......= =拭目以待吧。

本來是沒時間寫日誌的,但是最近又開始有感想可以寫了,所以還是繼續努力打完它。話說我回板橋時看到我弟借了一堆漫畫,當然每本都是大胸部的學生妹跟留飛機跑道頭的太保,不過其中有一套漫畫就比較特別了,他是在講述類似複製人的故事,有一群少年少女住在一座小島,島上只有幾個人大人,他們從來沒想過自己是從何而來,有一天男主角接到離開小島的訊息,準備前往城市,於是他被送到一個自稱是他親生爸媽的家庭裡一起生活,他對這對突然冒出來的父母感到陌生,但是父母的反應卻像是跟他相處過很久一樣的習慣,他在這座城市裡開始了新生活,但是他忘不了小島上的一切,包括他在小島上所喜歡的女生。有天他在城市裡看到了神似在小島上他喜歡的女生的人,他開始對自己的存在產生了疑惑,所以展開了一連串的查證,後來得知在小島上的少男少女都有另一個自己,他們都是在還是小胚胎的時候,另外被分裂製造出另一個自己,可以說是同卵雙生的型態,當時各自的父母就從這兩個小孩中帶走一個回到正常的社會生活,而另一個就生活在小島上,這可以說是一個實驗,實驗兩個相同的個體在不同環境中有何不同的發展,是否會互相干擾。後來男主角總算知道自己是因為另一個自己發生車禍死掉,所以才會回到親生父母身邊,這也解釋了為何他常夢到自己出車禍的畫面,但是其他小島上的人卻因為知道自己在正常社會中還有另一個自己正過著正常的生活,那到底誰才是正身呢?後來他們總算了解到,就算是同個胚胎分裂出來,自己就是自己,雖然還有一個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但是畢竟是不同的個體。

當我看完這個故事之後,我想到以前我自己常無聊發呆亂想一些事情,我總是想說鏡子裡的自己長得一點都不可愛,而班上的女生有好多人都長得超卡哇伊的,該不會是我們人類的視網膜會因人而異,其實大家都長得怪模怪樣,但是因為透過視網膜所以我們才會看到彼此長成這種面容。或是我高三時我有想過,那時候雖然天天都唸書考試,其實真正的我現在是在假眠,而做的夢是唸書考試,= =但是事後證明,這個夢好像有點久,都指考了還是沒有醒來。

莊子有個小故事,他夢到自己變成蝴蝶作夢夢到自己在作夢夢到自己變成蝴蝶,所以搞到最後他不知道他是自己還是蝴蝶,所以人生真的有點假假真真,說不定以後我掛了我會發現,原來我是在作夢,夢了夢裡的一輩子,等我清醒的時候,我還在執行我的一輩子,很深奧吧!!!

mayf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