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做了一個很驚悚的春夢,為啥說驚悚,因為主角,因為我終於該承認我的腦袋瓜裡裝的是啥了。我不知道為啥我會夢到這樣的畫面,但是這也不是第一次,前不久我好像有夢過類似的感覺,但是一次比一次深入,上次夢到擁抱,這次夢到接吻,哇靠,再下次我實在不敢去想了。

夢是很怪的東西,有時候夢得讓我莫名奇妙,有時候卻可以真正反映我的內心渴望,有時候我醒來想去回想,連個痕跡都沒留下來,所以讓我有種想去剖析我所做的夢,因為我做的夢不是天天有的,可能兩、三天或三、四天才有那麼一次,極其珍貴,不好好的剖析真的太可惜了。

不過拉回重點,我大概也知道我這夢的意思了,也許有些事情越去抗拒,他就偏偏越會出現在你的腦海中,箇中滋味我也非常了解,雖然我知道那是個不錯的起點,但次就怕包裹在糖衣底下的,真的是我想要的嗎?或許是我太排斥了,很怕再陷入那所謂萬劫不復的深淵裡,那種痛,一次就夠了,才一年的時間,傷口我沒有再去觸碰過,我根本不知道它是否愈合了,所以抗拒是正常的,在所有不確定的因子裡,怎麼可能,又怎麼可以?

mayf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