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在入睡前一直想起建志,很想偷偷的去他家看看,他家在那麼偏僻的地方,躲在一角看看是否還是跟之前一樣,不斷冒出這種想法,也不為了要證明什麼,也沒打算跟他打照面,只是單純想知道而已。

 

好不容易補習班的打工告一段落了,可以過9天年假,想繼續之前那種放假模式每天睡到自然醒,晚上看小說看到睡著,不然就是玩玩單機。不過今天早上要出去掃墓前被氣到又飆淚,脾氣硬歸硬,淚線一樣不受控制,突然變得跟小時候一樣有種怨天尤人的心態,而且也對現在在補習班工作產生質疑,本來是想說只做半年等著到台中唸書,但是態度還是會很積極的在學習怎樣帶班上面,只是今天不爽菜鳥,讓我有點不想繼續跟他在同個地方工作,而且這工作被罵的風險又那麼大,我又受不了不明就理就被胡亂罵的氣,讓我有點想考慮之後到底要不要再找別種比較符合我自己想要的工作。

 

就快過年了,很想什麼都不要想,也很想趕快搬出去到台中,至少不用聽到家裡吵吵鬧鬧的,讓心情一直很不好,害我不斷的一直在講髒話,心裡真的很不開心,早知道應該繼續住外面才對,而且學校打工又輕鬆,儘管只有自己一個人,但是總比面對那麼多人吵鬧來的好,我寧可活在只有自己的世界,沒有親密的另一半又怎樣,至少少了被遺棄的可能;沒有朋友關心又怎樣,至少他們還會在出去玩時想到我,沒有膩在一起產生摩擦的風險,大家開開心心的偶爾聚聚不也很好,真想趕快畢業躲到台中去,不想在聽到這些不開心的吵鬧了……

mayf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