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只能說是衰噴的一天。早上4點半就乖乖爬起來,準備南下台中參加麗 華 老師的meeting,照時間估計,這麼早下去我可以有很充裕的時間,而且還可以好好的在車上補眠,一切計畫是那麼的完美。

 

 

也不知道是帶屎啥米,阿爸載我一大早飆車到總站,時間抓得超剛好,差10分就可以坐到統聯了。買到車票後,準備跑去跟阿爸說一聲,這時衰事發生了,走到門口準備過去找在轉角等我的阿爸時,一個女人突然跑過來狠狠敲我額頭一下,我愣住了,2秒回神後,我問說她是誰,她回答我:「我是誰,你是我兒子」。挖哩咧,你有看過胸部那麼大的兒子喔,還是妳兒子天生胸前長瘤,當場被嚇到外加額頭隱隱作痛,心想哪來的肖ㄟ跑出來認兒子啦,突然旁邊一個男人出聲叫我不要理她,我想說是不是這女人喝醉酒在胡言亂語。先跑去跟阿爸說我買到車票後,順便跟他說我遇到肖ㄟ,還莫名奇妙被扁了一下,跟阿爸說我沒事,叫他先回去後,我轉身準備進去等車。

 

 

結果那女的還在門口,而且嘴巴在自言自語狂看著我,額頭又隱隱作痛,當場我火了,準備進去時,她一直跟在我旁邊,我就開始不客氣的轉過頭開始罵她。因為當時車站人不多,我又整個火起來,我就整個抓狂送她兩句:跨三小,操!後來那女的說我想吵架,我不爽的回她說我不想理神經病,結果那女的一直在我附近徘迴,那邊的總站保全人員還有心情站在旁邊跟人聊天,眼睛不知道是瞎了還是廢了。那個女人在我上車前還一直狂用手比我,也不知道是在跟阿飄說話還怎樣,嘴巴一直唸著那個穿粉紅色衣服的女生,還有說她以前頭髮也跟我一樣留得那麼長。(機車喔,頭髮長也礙到妳了,神經病!)事後我在車上一直在想,我怎有辦法膽子那麼大,當場飆髒話,整個形象都沒了,唉。這是怎樣個衰事,一大早就碰上這種事情,在客運上還不敢睡著,很怕又有人跑出來動手動腳,靠~我要去收驚啦!

 

 

今天唯一的好事大概就是開會時,整個又收穫不少,真的是唯一的好事,因為開完會、吃過飯後準備回家的我又開始帶衰了。也許早上被敲到頭,所以神智有點不清吧,想說還要等公車半小時的我,心裡冒出想徒步走到外面的站牌,順便計時一下,認個路。當時我忘記台中正在下著忽大忽小的午後陣雨,笨笨的我還真的開始走了出去,我要老實承認我真的沒有方向感這種東西,因為我居然從朝陽走到竹子坑,歷時1個小時多。當時我邊走還覺得奇怪,怎人煙越來越稀疏,後來發現我怎越來越往山上走,還過了兩座橋,最後跟人問到公車站牌的方向,我走到131公車的終點站,當時傻眼了。呆呆的站在那邊近半個小時,公車出現了,心裡只好安慰著自己,至少還有台可以到台中車站的公車,狀況還不太糟,儘管當時我走得褲管跟鞋子都濕了大半,這也算讓我得到個教訓,做人有時候不要太無聊,好奇心太強不見得是好事。

 

 

好不容易到車站後,準備買車票回台北,本來以為星期一到五都是國光跟統聯的促銷時間,結果一個事實打敗我了,促銷時間只到星期五的中午12點,真是好樣的,乖乖買了220元的統聯車票,心裡盤算之後下來大概來回都要花到320元,除了沮喪沒第二句話。在車上因為冷氣特強,身上又溼不隆冬的,我只好使出睡功,最好睡一睡我睜開眼睛就到台北了,今天真的是受夠了,我只想趕快回家而已。

 

 

車子開到台北後,good~台北下的雨比台中下的強好幾倍阿,今天是有颱風是不是,下超大暴雨耶。一下車後,我又冒名其妙被叫住了,神經繃的超緊,後來注意到是旁邊擺算命攤的人叫住我的,我問他有啥米事情,他說:老師跟你有緣,要送你兩句話。我心裡只想趕快回家,跟他婉拒一下,他堅持要我聽他講,好吧~今天也夠衰了,想說他會不會告訴我最近我衰運當頭。後來他看我的面相,要我寫下我的名字跟生日,寫給他後,他說我面帶桃花(我覺得是衰氣成分比較重),還說我個性很強(看臉也知道吧),還冒出一句我覺得有點刺耳的,他說我喜歡的人都不會注意到我,我不喜歡的人我也不要,我心想說,這個是我心裡很早就有的認知,那又如何。後來他就開始抽出厚厚一疊的紅包袋,要我多少添一點,他再開始跟我分析,去他的,說好只講兩句話,他講了一堆,最後還掏出紅包袋來,我只好跟他說,我對算命沒興趣,我比較相信命運靠自己,說完我就準備溜了。這時候他隔壁攤也對另一個路過的女生冒出跟他一開始一樣的話:小姐,老師跟你有緣,送你兩句話。有沒有搞錯,台詞好歹換點新的,最好每個都跟你有緣,是跟錢有緣才是真的吧。

 

 

看著超大暴雨,我乖乖的走到了公車站準備搭車回家,反正全身都濕了,我認了,這種天氣真的是很適合帶衰的我,一回到家,我感動的都快流眼淚了,總算可以安安全全的待在家裡,心裡一直想著今天發生的種種,盤算下次回雲林要來去給太子爺拜一下,順便請祂幫我洗香,最好把衰運都洗掉,不然這種衰事一次發生那麼多,真的快把我逼瘋也,衰運快快過吧!

 

mayf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