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13被派到韓國支援

這短短的三周本來以為只是人生第一次出差

學習一下不同國度的生活

雖然對韓國並沒有什麼好感

但日子應該也是咻的一下就過去了

 

在2/1早上六點多

突然莫名其妙清醒了(我的鬧鐘是七點)

想說看一下手機確認時間

結果映入眼中是媽媽的Line訊息

時間是凌晨2點多

說阿公往生了

我整個愣了

回問是哪個阿公?

後來也等不及媽媽回我訊息

就直接打Line想問清楚

 

媽媽說凌晨1點多的時候

阿公在床上

呼吸心跳越來越弱

然後就走了

是阿嬤先發現阿公體溫越來越冷

她跟爸爸還有妹妹和大弟都在

整晚忙著祝念還有處理後續的事情

阿公走的時候緊握著拳頭

經過助念以後

臉色變好雙手也放鬆

媽媽說看起來很祥和的樣子

 

距離回台還有三天

這三天以來想到阿公總是會忍不住流下眼淚

然後也氣自己這時候還在國外

為了這爛案子還有跟一些混吃等死的RD瞎攪和

早知道就不應該舉手表示能出差

還有案子誰想爭功爭利根本隨他去

在阿公的事情面前

我覺得一切都是個屁而已

因為弟弟說連阿嬤都強忍著不流眼淚

叫我回來自己克制一點

所以該流的 在韓國的最後幾天我已經整理好心情

回台以後第一時間放下行李後

來到阿公靈前給他上個香

阿公的靈堂看起來很莊嚴

阿公的照片是他還有黑黑頭髮的照片

看著阿公的照片我心裡一直想

阿公我回來了 哩乾葛ㄟ寄咧哇?

坐在阿公平常坐的位子上

每次我來看他跟阿嬤時

阿嬤總是一直逼問專心看電視的阿公

災啊皆系誰模?

阿公一樣專心看他的電視

我就笑笑的對阿嬤說

災啦 伊災哇系誰啦

現在想起來

阿公好久沒叫我名字了

自從中風傷到他聲帶後

他講話只有我爸聽得懂而已

我們每個人都猜不到他的意思

讓他越來越不喜歡開口講話

不過我阿公天生就是很安靜的人

跟我阿嬤成反比

每次去看他們 也都是我跟阿嬤在聊天而已

 

往年過年時

託我爸帶紅包給我阿公跟阿嬤

聽說我阿公都笑得很開心

一想到今年沒這機會了

心裡面難免還是讓人有點難過

 

現在是阿公走後的第八天

我一樣沒有夢到阿公

我想他應該是走的無牽無掛 隨佛祖去了

我最後能為他做的就是誦佛號

把此功德迴向給他

希望他能隨著佛祖在極樂世界裡

無病無痛無煩惱 安心修行

創作者介紹

妮的懶步調

mayf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