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搭著夜車又往雲林狂奔南下了,因為星期四約了4位老師,想說一次見完想 談談的 教授,所以只好選在晚上暫住雲林。這陣子搭車的經驗真的是多到會吐,所以也不擔心時刻表的問題,反正有車就上吧(當然,通常會因為這樣,罰站等車很久,這是不查時刻表的報應)。想說在出發前,順便跟也會在下午歸隊的小胖say good bye一下,不過打了手機沒人接,後來又接到阿台電話,他問我說小胖幾點要回部隊,我跟他說下午但是沒確切時間,他說打給小胖已經是關機狀態了,掛了電話後我又撥了一通,還真的是關機了,大概已經回部隊了吧,只好在心裡跟小胖說掰掰囉,三個月後見黑

 

這趟下去,其實又再一次跟不同的學長姐接觸,跟教授們聊天也有不少心得,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現在我很頭痛,根本不知道要選哪位教授,而且也不清楚教授願不願意收我。我是該選擇做事比較有規劃層次的教授呢?還是選擇讓自己可以增加自主性的教授?其實我也有點不太相信我自己的定力,基本上ㄍㄧㄥ太久我怕我會厭倦、會疲乏,但是放任我的話,我又會太懶散了一點,唉唉~這到底該怎取捨,而且聽說研一的課程非常非常需要花時間,那學長姐到底是怎樣一邊忙課業一邊忙論文的,這也是讓人無法體會的大問題

 

除了教授的問題外,還有住宿問題,感覺禮拜六去看的朝陽天下似乎風評不太好,而且貴死喏,聽學長的經驗是說,那是逼不得已才去住的地方,所以我就請學長姐推薦幾間不錯的宿舍給我。有學長提到麗陽滿不錯的,當初我也是看中它有陽台而想去看看,不過打錯電話,結果沒去成。後來趁著傍晚見完教授後,準備回台北時,我就順道繞過去看看,結果我挺滿意的,感覺就是管理的很不錯,所以就先跟他預訂了一下,反正他也不先收訂金,就先訂了吧。

 

這趟來回,其實我心裡帶著滿多思慮的,而且要想的事情好多,又理不出一個頭緒,所以我滿不開心的。可能一方面看到畢業的公告已經出來了,確定在6/14,離大家各分東西的時間越來越緊迫了,而且也因為感覺到小胖的離去,開始漸漸的有非常強烈的無力感,雖然說他只是去報效國家而已,但是我是套想在每個朋友身上,也許畢業後,豬跟幼汝會各自在自己家附近找工作,一個在新竹一個在龍潭,要約要怎約?而阿台跟熊兩個有打算去報考國軍,說什麼進去後錢多而且升階比較快,所以到時候被分發到哪去都還不知道。想想我們4年的緣分就快要劃下句點,到時候有沒有辦法常連絡還是個問題,能確定的就是,沒辦法說想見就見得到對方,這也是我最不喜歡的地方,那是一種很飄邈、很茫然的感覺吧,突然整個習慣都不一樣了,總是有點無所適從,唉~我又多愁善感了

 

這幾天我想醉生夢死一下,拋掉這些念頭,讓思緒重新洗牌吧,既然是無法改變的事情,反正遲早也是會接受的,但是就是有點孤單的感覺,很深很深,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不過這幾天還是暫時這樣吧,等確定教授後,找他們出來聊聊,感覺很久沒跟幼汝和豬好好來場woman’s talk,誰叫我們的課只有2小時才有在一起,也是因為這樣,距離有點拉開了,現在就這樣那畢業後豈不是更慘,但願大家還是可以好好的維持之間的友誼。(><不要把我忘記就對了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anny 的頭像
shanny

妮的懶步調

shan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